看了直播灰常难过

悄悄地发 结局理解请从心所欲


我回到了一分钟前。

你问我怎么知道,我猜的。

这和我熟悉的穿越模式不一样,不过好歹是主角待遇。

我现在坐在机舱里,梳理目前的状况。左边是一个反光板,用端庄的姿势坐着,一脸茫然。

反光板是我一个发小,十几岁认识的。要严格来说也不算,可我今年二十八,他在我人生中晃悠了大半辈子,我好心给他这个地位。

他把我名字喊的特别好听。我名字三个字,他只喊后边两个,最后附赠一个卷卷的儿。

我从没听过这么浅淡的儿化音,还一不小心被勾住了。毁掉一首歌的方法是把它用作你的闹铃,毁掉几个字的方法是把它们写作你的名字。那三个字让我耳...

私设,且短。

莱耶斯第一次见到麦克雷时,麦克雷十七岁,隔着伦敦的晨雾,假装自己有一颗无所畏惧的内心。

麦克雷站在屋檐下的第一个台阶上,背后的大门紧闭。他始终和大门保持着一段距离,脚程是三个台阶,心里大概更远。

麦克雷瞧见莱耶斯走向他,身体侧出了一个不自然的方向,脸部线条笔直而僵硬。莱耶斯看出来了他可笑的犹豫,这是每一个处在他这种年龄段都会有的,梗着脖子证明自己的幼稚心态。

莱耶斯从鼻孔里哼出一个气音,并且成功地点燃了麦克雷的引线。

麦克雷扯出一个冷笑,转身就走。一只钢铁般的手臂捁住了他的肩膀,他气急败坏地扭过身,却被男人轻蔑的眼神钉在了原地。

我知道你。麦克雷最后说,开口时嘴里喷出...

昨夜开始下雨,半夜转为大雪。第二天早上起来雪停了,推开窗入眼一片白色,窗外的晾衣绳悬着几根冰凌,我收衣服时不小心碰到,哗哗的往下掉。之后我看了一眼那件衬衣,或者说那块冰,我拿不准芥川是否很偏爱它,但它触摸芥川肉体的次数比我更多,所以我把它放进了洗碗机加热。我没有地方可放了。我知道芥川不会碰厨房里的任何东西。我出门的时候芥川还在棉被里缩成一团。昨夜窗外出现雨声时,我们已经没再滚来滚去。我想从前面环住芥川,被他一脚踹到床沿,片刻后他又背对着我慢吞吞的蹭回我怀里。我就是喜欢他这一点。事后我甚为困倦,肉体和意识像是在海面起起伏伏,恍惚中芥川嘟囔道要我去收衣服时,我大概已溺水身亡了。

芥川是我的情人,...

漫漫长路第二步

中岛跟太宰说坐在最后一排的芥川老是偷看他。

太宰说:你太自信了。

中岛便挑出了事实一件一件的讲给他听:前几天你让我上黑板答题,那道超难的函数,还记得吧?

太宰说当然,那是一道以你的智商绝对不能答出来却出乎意料全部正确的题目。

中岛说智商的问题以后再说。拿粉笔的时候我还一头雾水,接着我就看见芥川在看我。直勾勾的,黑漆漆的,带点火花,眼神能扎进我胃里然后从背后透出来。我以为他想说些什么,他就把头转向窗外了。他这是在偷看我吧,人怎么能把偷看做的这么理直气壮呢?

太宰说我更好奇你是怎么把那道题做出来的。

中岛说都是芥川的功劳。他眼神扎进我肚子里的时候我忽然福至心灵——太宰你偶尔也发表些小文...

文手炫技15题

铃堡守夜人:

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。


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,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。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。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,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。


2 在十秒之内,想出一个内容普通,不超过10个字的陈述句。把这个句子当做你要写的故事/片段的结尾,请围绕它在你的故事/片段中制造让人眼前一亮的转折。


3 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,在不过度使用形容词的情况下,描写一样让人垂涎的美食。


4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。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。


5 从某个事件的半途切入,试着用文字的张力...